Category Personal

七子之歌

网上冲浪,看到央视新闻发布的纪念澳门回归二十周年的MV——《七子之歌》,那熟悉的旋律一下子把我的思绪拉回到二十年前。 那个时候我在上初二,为了喜迎澳门回归,县里举办了合唱比赛,参赛队伍是县区所有的中小学。在那段时间每周有固定几天的下午,合唱队的最后一节课改为了排练课,并且周末的时候还要到学校加强排练。合唱队的全部队员,都是从初二的学生中挑选的。大概是因为校方觉得初一的学生刚升上初中,很多方面还需要适应;初三的学生要准备中考,也不合适;而初二的同学,即没有中考太大的压力,和学校老师以及同学之间又比较熟悉,是最为合适的人选。 那是一段特殊的时光,大家年龄相仿,又都处在青春期,却要在最喜欢玩耍的时候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聚集在一起。我们一起重复地背歌词,重复地排练,有时还要在短暂的休息时间里去完成家庭作业。来自十四个班的上百名同学,互相之间既是陌生的,又是熟悉的。很遗憾那时候QQ还没有流行(那时候还叫OICQ,QQ群第一次发布还要等到三年后),大家相识于合唱队,比赛之后则逐渐淡忘。 每支队伍演唱两首歌曲,我们学校选择的是《爱我中华》和《歌唱二小放牛郎》。我第一次知道合唱中有声部的区分,不同声部的曲子和歌词是有差异的。我们按性别和身高简单分为了两个声部,既一起练习又互相对抗,在经历了练习和对抗之后再穿插站位进行配合。每个人要睁大眼睛看着老师的指挥跟上演唱的节奏,同时要竖起耳朵仔细区分“敌”我两个声部,抵挡住对方声部的干扰,跟上己方声部的进度。 比赛在我们县历史悠久的剧院举行。在学校里化好妆容,我们穿着校服手持花环排好队伍穿过小半个县城走到剧院。一共有十来支队伍,总共演唱了十来首歌曲。但是留在我记忆中的,除了我们演唱的《爱我中华》和《歌唱二小放牛郎》,就是这首《七子之歌》了。“你可知Macau,不是我真姓。我离开你太久了,母亲。”——特别是这句歌词,深深的印在我的脑海中。 歌曲《爱我中华》 演唱:节日合唱团 [CCTV音乐厅]歌曲《歌唱二小放牛郎》 演唱:吕继宏 指挥:吕嘉 协奏:广州交响乐团 合唱:星海音乐学院星·声合唱团 (完)

南京南站囧事

今天下午很惨,买火车票买不到,12306有票但是买不出来,2点多到达高铁站,在窗口排队买票的时候从12306买到了晚上七点半的票。想着继续排队,说不定还能刷个早一点儿的票出来,于是继续排了半个小时的队想要改签,工作人员帮着看了几个车次都是没票。买了票就进站吧,进站之后坐了1个小时感觉很无聊,想着要不去买点儿特产,刚好有个永辉超市只隔了600米。于是从车站出来,骑了一辆摩拜就去永辉超市,结果骑着骑着半路下雨了。到了超市之后,发现有金陵十二钗的糕点和桂花鸭的鸭子双拼(盐水鸭和酱鸭),一时手欠打开淘宝,发现淘宝上比永辉还便宜,而且包邮,还都是官方旗舰店。于是只买了现做的青团和麻薯。从永辉超市出来发现雨下大了,根本打不到车。得了,继续摩拜回去吧。于是一只手拎着青团、麻薯和酸奶等一袋子吃的,一手把着车把又骑回了高铁站,到达车站,浑身淋湿。又在候车室坐了挺长时间,吃了点儿面包,再喝点儿酸奶吧。于是打开了在永辉买的买二送一的玻璃瓶装酸奶,把盖揭开,仰头要喝,发现喝不出来。超市的人也没给我说要吸管或者小勺。

一盆脏衣服

我躺在床上看王小波,某一刻,我看累了,就转动眼珠来休息一下,就在这时,我瞟到了那盆已经泡了两天的脏衣服。 那是一件很普通的T恤,2002年真维斯出的韩日世界杯纪念T恤,穿脏了,就加了点儿洗衣粉放在盆里泡上了。泡了两天了吗?是的,已经整整两天了。这两天接待了杨文涛、吃了他带的小甜瓜、逛了石油大学,还去金沙滩晒了晒虾皮,做了这么多事,不可能是趟在床上睡了两天。 那我为什么把那盆衣服放了两天而没有洗呢?我仔细想了想,然后想了又想,发现可能有以下几个方面的原因:一,洗衣粉使用说明上说需要把衣服泡上两天;二,把衣服泡上,期望过两天它自己就干净了;三,一时没有时间,便拖延了一段时日。 关于一,我仔细看了看那袋洗衣粉的使用说明,只有“浸泡15~20分钟”的字样,没有建议浸泡两天,并且我也确信我在使用之前没有看过使用说明。 关于二,衣服泡两天并不能自己干净,这从以前我和前辈们无数次的亲身经历可以得知,并且假如泡上四五天,还使得衣物发臭,并且变得滑溜溜的,揉搓起来十分不爽。万一在天热的时候没有及时加水,使得水分蒸发,衣物暴露于空气之中,还会造成洗衣粉在衣物上形成花斑。 但是,除了这一点,还有几种可能是可以使衣服自己干净的。第一种可能,换下衣服,泡到盆里,有可能给老婆看到了,恰好老婆心情不错,就给洗了,或者一直就是老婆给洗衣服。不过我还没有老婆,连未婚妻也没有(想到这里,我觉得作为一个男人,我很失败)。第二种可能,假如不在宿舍看书和听收音机的话,说不定能跳出个海螺姑娘,帮我把衣服洗干净,还能帮我做做饭,打扫一下宿舍卫生,虽然现在可以很方便的跑到海滩,然后捡一个很新鲜的海螺回来,但是海螺姑娘出现的可能性几本为零,除非是在梦里。 原因二的可能性就此无限接近于零,证明完毕。 关于三,这才是真正的原因。“没有时间”一词绝对是个借口,因为鲁迅先生说过“时间就像海绵里的水,挤一挤总会有的”。 我很后悔,把衣服放了这么多天没有洗,并且中断了我看王小波,还花了我好几秒的时间来进行证明,最重要的是在证明的过程中又让我产生了“我很失败”的念头,我真的好后悔。不过这个世界上没有后悔药,所以我此时又不该后悔。 念及此,我合上王小波,端起盆,走向了洗刷间…… (完)

驴肉火烧——一段历史的见证

右下角的Windows Time已经显示为4点55了,把所有的代码check in,然后关机,把所有已完成的便签纸撕掉,狠狠的扔在垃圾桶里,再把那些未完成的便签狠狠地甩在抽屉里。关机,去水池倒掉水杯里的水。这时,已经有很多人开始冲向打卡机,然后等在那里,等着打卡机上的时钟由16:59:59跳到17:00:00。同事也都收拾得差不多了,“X工,再见”、“周末愉快”,大家互相道着别,一个一个离开工位。 已经加了五个星期班了,这是这五个星期中第一个完整的周末,幸好头儿这几天出差了,二大王响应大家的号召–这个周末不加班,被每个人夸奖了一番。 小猿也很开心,站起来伸了个懒腰,再摸了摸自己略微有点儿发福的肚子,想着是不是应该去锻炼锻炼了。每天的加班以及进度的压力,已经让他没有时间去思考锻炼,而越来越快的吃饭方式也加快了他体型的变化。今天不加班,所以没有加班餐,这让吃了五个星期加班餐的小猿感到有点不大适应。还有,明天干吗呢,后天干吗呢,这可是整整的两天,一个周末啊。怎么过呢,头痛啊…… 这时,手机响了,是涛哥的,“小猿,过来吃驴肉火烧吧”,嗯,一堆人吃饭总比一个人吃好。“好的,涛哥,我马上过去”。 不多久,小猿已经出现在了那家驴火店前,上面有大大的招牌“正宗河间驴肉火烧”。涛哥、强哥已经坐在了一张小桌前,小猿也坐了过去。“小二,来半斤上好的二锅头,再切二斤驴肉,豆腐丝和花生米各一份,再热六个火烧,还有三碗疙瘩汤”。强哥的叫菜已经相当熟练了,看来是这儿的常客了。 三个程序猿在一块儿,也就是喝喝小酒、吃点儿火烧,谈谈附近的垃圾处理厂、PSP掌机或者IBM、iBook之类的东西,小宝还不时插上几句魔兽的词语,而小猿,则用着叔本华的“幸福论”麻痹着自己,还有和他一块儿喝酒的两个人。 一顿极具程序猿特色的周末会餐在几个IT男贫贫的话语中结束,他们开始了他们的周末。 有的去避风塘玩通宵杀人游戏,有的在赵庄子的网吧里玩两天三国,有的比较好,还能跟着部门的人吃顿加班餐,再在周日看个电视剧……这,就是属于程序猿的周末吗? 每一个步入中年的程序猿也许会不时问日渐衰老的自己:我那得了桡骨茎突狭窄性腱鞘炎的右手,还能否拿起那夹满驴肉的火烧? (完)